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任正非对话《世界是平的》作者:美国不可能置华为于死地;华为已

任正非对话《世界是平的》作者:美国不可能置华为于死地;华为已

 2019-11-14 17:13:54 943 ℃
[摘要] 任正非表示,华为与美国之间和解,这是企业的自主权问题,与中国政府无关。

“华为可以将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转移给美国企业,并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在中国、美国和欧洲之间形成三角平衡体系。”"美国不能抓住每一分钟的细节来杀死华为."“我太羡慕美国的高薪了”...

华为的“声音社区”团正在采访任郑飞

随着备受瞩目的华为2019年全连接大会如火如荼的进行,华为语音社区近日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郑飞9月19日与《世界是平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访谈摘要。

《证券时报》电子公司的记者发现,这份总结充满了信息。任郑飞谈到了5g销售、6g研发、华为下一个关键研发领域,以及他女儿被拘留的话题。他回应了一些敏感信息,如华为是否窃取了美国技术,以及华为是否参与间谍活动。他还表达了明确的观点,如美国将会输,任郑飞本人没有隐私。

一、谈销售5g经济账户: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5g成本

9月10日,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郑飞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表示,他打算将华为的5g技术出售给西方公司,以便在5g领域与华为形成竞争。

在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对话中,伦·郑飞阐述了销售5g的深层原因。

任郑飞表示,华为5g技术是一项先进技术,现在希望向美国市场销售5g这一“深度技术”,但美国尚未建立与中国“深度贸易”所需的信任。因此,如果美国想要获得这些技术,它必须从微软或苹果购买。华为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形成中、美、欧三方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前提是美国能够接受。

任郑飞认为,通过转让技术,可以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这样在华为提供5g基础平台后,美国公司就可以在这项技术上争取6g。此外,美国还可以修改5g平台,以实现自身安全。跳过5g而直接添加6g不会成功,因为6g的毫米波传输范围太短,所以很难建立6g网络,十年后,“它可以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的5g网络建设成本”。

“在我看来,要么华为的问题得到解决,要么全球化将分裂。”任郑飞说。

二.谁卖5g:思科苹果可以买,最好自己买

当托马斯·弗里德曼问及思科是否有可能通过许可获得华为的所有5g生产流程和软件时,任郑飞说,“是的,不一定是思科,亚马逊也非常好、非常富有,苹果也可以。”

“最好也买我,只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的少。我羡慕美国的高薪。”任郑飞说。

任郑飞说,美国的人工智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的超级计算机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美国拥有超级数据存储能力,但二者之间必须有超速连接,而美国在光连接和5g连接方面非常短。

“美国希望6g,华为的6g研究也领先世界,但我们认为6g要到十年后才会正式投入使用。美国不应该错过这十年发展人工智能的机会。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在3-4个月内翻了一番,所以我们都必须迎头赶上。”任郑飞说。

3.谈华为的下一座山:人工智能

当谈到华为要攀登的下一座山或要研究的前沿领域时,任郑飞说这是人工智能。

任郑飞解释说,华为希望建立一个支持人工智能的平台。他认为人工智能将在未来十年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人工智能技术也非常强大。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华为的生产线可以在20秒内下线一部高性能手机,并且基本上不需要生产线上的劳动力。

然而,华为本身并不做人工智能的各种应用功能,而是为全社会的人工智能提供了一个平台。任郑飞表示,人工智能平台包括硬件和软件平台,如华为9月18日发布的1024节点上行人工智能集群(Ascending ai Cluster),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速度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

任郑飞认为,当美国总统说“华为不准进入”、“美国公司要退出中国市场”、“我无论如何都会赢,你会输”时,“这个结论是相反的,美国会输”。

任郑飞认为,如果美国政府坚持这样做,将会有一个数字柏林墙。如果美国主导全球公司,它的市场份额将从全球下降到只有1/2,因此它将不得不收紧财务报表并裁员。美国生活将变得更加艰难而不是更加美好。

四、谈盗窃技术、间谍:一则寓言

当谈到美国公司声称华为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窃取了技术,或者一些美国情报界质疑华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间谍活动时,任郑飞回应道。这是一个奇妙的科幻故事。如果华为有这么高的水平,它还需要销售5g吗?任何访问公司的人都可能是高度机密的。只有华为和美联社允许他们长时间拍摄华为的整个展厅和新5g基站的电路板。他们还拍摄了所有设备的照片。华为是一家商业公司。制作这种“小米”的目的是什么?

此外,关于拘留我女儿的问题,伦·郑飞说,“我女儿是完全无辜的,我对加拿大政府的拘留不满意。至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不敢肯定。”

V.与美国对话:华为不能被扼杀

任郑飞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问题实际上是可以解决的。例如,华为购买了更多高通芯片、英特尔芯片、谷歌软件和微软软件,华为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进行更多的研究,但没有获得他们的成果……这些措施可以帮助解决问题,缓解中美之间以及美国和华为之间的冲突。

任郑飞表示,华为和美国之间的和解是一个企业自主的问题,与中国政府无关。5g没有6g,6g没有7g。前面的路很宽。公司有钱,什么也买不到。华为准备将其出售给美国公司。他们不想要。

任郑飞表示,如果美国真的有诚意主动与华为沟通,改变他们不合理的做法,双方可以不受限制地对话。

六、谈个人崇拜:我没有隐私

在谈话中,托马斯·弗里德曼问谁是伦·郑飞的榜样,如比尔·盖茨、乔布斯、戈登·摩尔、罗伯特·诺伊斯或杰夫·贝佐斯?

对此,伦·郑飞说,他从小就崇拜他们,包括像爱因斯坦和图灵这样的伟大科学家。我年轻时,中国的学习环境相对封闭。我看不到整个世界,但我一直非常崇拜这些人,因为他们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创造了巨大的机会。

记者还问任郑飞在中国是否会被视为明星。任郑飞说:“事实上,我很穷。人们在街上拍照,缺乏自由。我也没有像外国明星一样的私人飞机。我跑到某个地方玩耍,躲避公众。我甚至没有地方喝咖啡。我害怕度假,没有地方可去。我只能在家喝茶、看电视和睡觉,所以假期很难过。我马上就要过中秋节了。我不知道去哪里。”

“他们说他们想和我拍张照,然后上传到网上。因此,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知道,他们不仅对拍照感到满意,还会把照片上传到网上。我就像一只找不到“洞”进去的“老鼠”。任郑飞透露。

附录:任·郑飞采访《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纪要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感谢!今天,我在华为玩得很开心,并与华为团队进行了很好的沟通。今天早上的经历足以写一本书。

任·郑飞:今天下午你可以问任何尖锐的问题。我保证会如实回答你。

1.托马斯·弗里德曼:我非常期待今天的采访。我知道你肯定会如实回答。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正如我以前和你们的同事说过的,世界上正在上演两个故事:一个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一个是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就个人而言,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比中美贸易战更重要。

任·郑飞:我受宠若惊。

托马斯·弗里德曼:中美贸易战肯定会有解决办法。例如,中国将进口更多美国大豆,美国将购买更多中国产品。但在我看来,华为和美国之间的故事实际上更重要,因为它代表着意义。

任郑飞:事实上,我们也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华为购买了更多高通芯片、英特尔芯片、谷歌软件、微软软件,华为支持一些美国大学教授进行更多的研究,但没有获得他们的结果……这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缓解我们之间的冲突。

托马斯·弗里德曼:这是我想问的问题。在我看来,在过去的30年里,中美之间的大部分贸易交易都是表面商品,比如我们穿的衣服和脚上穿的鞋子。但华为代表的是,你卖给美国的5g技术不再是表面商品,而是“深层商品”。你现在站在中国的最前沿。你开发的许多技术实际上将深入美国的街道、家庭和卧室,并将涉及个人隐私。这是一件新事物。

谈到“深度贸易”,我们能向中国出售这种“深度技术”的原因是你别无选择。我们有这些技术。如果你想获得这些技术,你必须从微软或苹果购买。现在中国也想向美国市场出售“深度技术”,因为“深度技术”是一种先进的技术,而美国还没有与你建立“深度贸易”所需的信任。因此,在我看来,要么华为的问题可以解决,要么全球化就会分裂。

任郑飞:首先,我们没有向美国出售设备的计划,因此深层次的矛盾尚未出现。其次,我们可以将所有5g技术和流程秘密转移给美国企业,帮助美国建立5g产业,从而形成中、美、欧三方平衡体系。我们愿意这样做,但前提是美国能够接受。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们来谈谈这个话题。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提议。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说思科可以通过许可获得华为所有的5g生产流程和软件?美国公司可以使用华为技术基于许可证构建美国5g网络吗?这样,美国就不会担心华为监控美国。

任·郑飞:是的。不一定是思科,亚马逊也很好,很富有,苹果也可以。

托马斯·弗里德曼:非常有趣。任先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提议。你以前公开提出过这个建议吗?

任·郑飞:现在我们两个在公共场合说话,不是吗?第一个是给你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还没有和任何美国公司谈过这个提议吗?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那么我们的下一个问题是,你会考虑让华为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上市来解决透明度问题吗?

任郑飞:我刚才说的不是我们去美国做生意,而是我们通过转让技术支持美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这样,在我们提供5g基础平台后,美国企业就可以在这项技术上争取6g。其次,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来实现自身的安全。跳过5g并直接添加6g不会成功,因为6g的毫米波发射范围太短,所以很难建立6g网络,而且将是十年后。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趣。如果亚马逊或微软想这么做,他们能支付华为许可费吗?是这样吗?

任·郑飞:是的。最好也买我。我希望我的工资比库克的低。我羡慕美国的高薪。

托马斯·弗里德曼:说到这里,我碰巧在华为。有可能购买华为的股份吗?

任郑飞:不可能,因为你不是华为员工,只有华为员工才能购买。但是我欢迎你加入华为。

2.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听说华为正与美国司法部沟通,通过和解解决美国和华为历史上的所有问题。你想确认历史上美国和华为之间有很多问题吗?有这样的交流吗?如果没有,华为愿意与美国进行这样的沟通来解决剩余的问题吗?

任·郑飞:我没听说过,我们不会主动去找美国政府。我们将继续法律程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谈谈美国是否有诚意主动与我们沟通,改变他们不合理的做法。

托马斯·弗里德曼:你刚才提到,如果美国能够改变他们不合理的做法,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什么可以改变?

任郑飞:例如,美国不能抓住细节杀死华为。如果我们觉得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真诚地讨论,双方都可以做出合理的解决办法。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愿意与美国司法部进行对话吗?

任·郑飞:是的。

托马斯·弗里德曼:有人说,从华为或任宗的角度来看,你愿意与美国和解,但北京政府不允许?

任郑飞:不,这是企业自治的问题,与北京无关。5g没有6g,6g没有7g。前面的路很宽。公司有钱,什么也买不到。我们都准备把它卖给美国公司。他们不想要。

3.托马斯·弗里德曼:你女儿在加拿大被拘留后,中国政府也拘留了两名加拿大人。你对北京政府对此事的处理满意吗?

任·郑飞: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关系。我女儿是完全无辜的,我对她被加拿大政府拘留不满意。至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不敢肯定。

托马斯·弗里德曼:中国政府也没有就此事征求你的意见?

任·郑飞:从来没有。

4.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我从今天与华为同事的交流中得知,如果华为能够通过市场竞争参与5g网络建设,可以帮助美国节省2400亿美元5g网络建设成本。如果华为不能在美国5g网络中竞争,美国会失去什么?

任郑飞:我刚刚说过我同意向美国公司转让5g技术。那么2400亿美元是美国公司赚的,而不是我们。

5.托马斯·弗里德曼:假设特朗普总统现在坐在这里,如果你有机会直接谈论华为的现状和华为在美国市场的目标,你会对他说什么?

任·郑飞:首先,他可能不坐在这里。第二,我认为合作共赢是世界的未来方向。我读过你的书《世界是平的》。全球化将优化世界资源的分配和利用。例如,如果只有一家公司能够生产一个零件并提供给全世界,其他公司就不会重复研究,整个社会将节省研发资金。其次,全球市场足够大,足以稀释这部分的成本。这东西又好又便宜,它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全球化的概念是由美国提出的。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基于供应链中自然环境安全的考虑,我们不能保证世界上只有一家制造商生产这种组件,我们也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可能需要另一个替代制造商。万一发生地震、火灾或设备损坏,一家公司无法保证全球供应的安全,因此我们需要两家供应商来分散风险。这种“安全性”是基于自然灾害的安全性。然而,研发成本被反复投入,市场份额减少了一半,成本增加了。

如果出于政治安全考虑,我们没有足够的相互信任,我们将分裂成两三个世界。美国世界也不敢赌一家公司。美国反垄断法是希望美国体系中还有另一家公司。非美国系统也预计至少有两家公司存在。这样,一家公司原本可以服务全球市场,但现在只能服务全球市场的四分之一。起初,世界上只投资了一只R&D基金,但现在却不得不反复投资四只R&D基金,这对人类社会来说是一大浪费。

全球化有利于人类社会的发展。高科技的优势在美国。每个人都想买美国芯片。美国芯片卖得越多,质量越好,价格越便宜,所以其他制造商无法竞争。就像微软的窗口和办公室一样,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

托马斯·弗里德曼:如果特朗普说,“微软,你的窗户不能卖给华为。谷歌,你的安卓系统不能用于华为的手机。英特尔,你的芯片不能用于华为的手机。”华为会怎么做?华为会破产吗?你会选择开发自己的视窗系统、安卓系统和芯片吗?

任郑飞:不管谁不卖任何东西,都必须有另一种替代产品。我们必须相信人类不会灭亡。当没有食物可吃时,人们吃野果和树皮,他们就无法生存?

托马斯·弗里德曼:我认为华为也不会死。它将度过危机。

任郑飞:只要市场有需求,就会有替代品。

6.托马斯·弗里德曼:华为似乎有很多敌人。例如,美国情报机构质疑华为,称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间谍。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看,高通、思科等公司也表示华为要么偷这个要么偷那个。这仅仅是华为竞争对手的嫉妒吗?还是阴谋论?还是华为在过去的快速发展过程中做了一些现在似乎后悔的事情?

任·郑飞:你曾经说过“世界是平的”。我认为世界也是不平衡的。它崎岖不平。中间可能有冰川。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需要做好心理准备,遇到来自各方的不同观点。

华为的诞生,在中国历史和社会发展规律上,也是一个偶然现象。中国在文化大革命十年中,整个经济停滞了十年,甚至倒退,濒临崩溃边缘。那时候,数千万青年成长起来后是没有工作,就上山下乡农村去。等到文化革命结束以后,这数千万青年都要求返回城市,而且闹得非常厉害,中央就允许这些青年返回城市。本来正常上班的工人都没有活干,回来的青年能干什么呢?国家很发愁这几千万青年回城以后没有工作,就会在城里闹事,让社会不稳定。国家就动员一些企业办劳动服务公司来做杂七杂八的工作,包括打扫卫生,但还是不能满足就业。有些青年实在没有出路,就去街边卖大碗茶,或者做一些馒头卖,所以中国的私营企业就

杏彩 澳门现金网 云南11选5 贵州11选5 任你博

相关文章

  • 家里净水器要不要装减压阀?邻居花1300块买个教训,净水器爆家里净水器要不要装减压阀?邻居花1300块买个教训,净水器爆
  • 硬杠“农村第一难”,新张村建157套别墅解决农民住房难硬杠“农村第一难”,新张村建157套别墅解决农民住房难
  • 如何克服内心的魔障?让职场新人从丢单王到销售冠军如何克服内心的魔障?让职场新人从丢单王到销售冠军
  • 宁远县教育局召开新教材培训会宁远县教育局召开新教材培训会
  • © Copyright 2018-2019 soft2arab.com 哈觉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